她被“青光眼”折磨得苦不堪言,直到遇到氢……

2019-04-12 17:43:47 42
 林泓 广东徐克成关爱健康 3.11

×玉至今也搞不清,她那久治难愈的继发性青光眼,和五年前乳腺癌手术后放化疗有没有关系。她只记得,是6次化疗和33次放疗结束后的第二年,眼睛开始出现视力模糊,眼压高,眼底水肿……生活质量大打折扣!为此,她不得不隔三差五往医院跑,使用各种散瞳和激素眼药水,还服用中药,都无法阻止病情的反复发作。那本“青光眼专属”笔记本上,密密麻麻记录下她与疾病抗争的血泪史。

 

20189月起,她开始了解氢医学,体验氢气。意想不到的是,她的眼压降低了,并一直保持稳定。她说,找到了氢气,彷佛找到了一线生机。




与氢结缘,完全是个意外。

 

20189月初,同是乳腺癌的病友黄阿姨(详见:23年抗癌勇士找到控癌新法宝)告诉×98日,在徐克成教授工作室将有一场关于氢医学的公益讲座,建议她去听一听。

 

×2014年初查出乳腺浸润性导管癌Ⅱ级,行ET方案化疗6次,放疗33次。2015年春天,她的眼睛开始出现视力模糊,眼压高,眼底水肿等症状,被诊断为“青光眼睫状体炎综合症”。后在眼科医院进一步确诊为异色性虹膜睫状体炎引起的继发性青光眼。她了解到,此病病因可能与免疫有关。自己在放化疗后明显免疫力低,小病不断。

 

为了控制眼压,她几乎每周都要往医院跑,还曾长期使用含激素的眼药水。尽管如此,病情仍反复,尤其是每次感冒后。后有医生告诫,如果长期使用激素类眼药水会产生依赖性,有致盲可能,激素的使用还可能对乳腺癌康复有影响,这使得她内心极度苦闷。她有一本笔记本,专门记录每次就医的情况,包括眼压多少、使用了何种药物,以及反应如何等等,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心酸与血泪。


 

图片关键词
blob.png
blob.png


冯×玉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录


在前述病友黄阿姨的建议下,201898日,×聆听了徐克成教授关于《氢气控癌》的讲座。从基础原理到一个个鲜活的案例,徐教授深入浅出的讲述令她听得入神。讲座结束后,她在工作室体验了几次氢气,由于家住得远,来回一趟不方便,930日开始选择了居家使用与工作室同款的氢氧气雾化机。

 

“不管是看电视还是聊天,只要一有空就吸,再用喷出氢氧气的导管对着眼睛、喉咙各吹半个小时。”大约使用了一个月后,×明显感受到几个可喜的变化:

 

1、过去总是喉咙发炎疼痛,现在症状明显改善;


2、化疗后指头疼痛紧绷,现在指头明显松弛、疼痛减轻;


3、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是,在停用激素类眼药水,改用普拉洛芬滴眼液的情况下,同时吸氢氧,眼压一直保持在稳定水平。

 

×表示,以前眼压频繁升高,基本上一个星期要去一次医院,吸氢后一个月去一次。从(2018年)1225日到现在(20193月初)差不多三个月都没有去医院了。她感慨良多:“这么多年的寻医路让我感到无奈和绝望,氢气让我看到了一线生机。”



后记



笔者查阅了有关氢气和眼疾患的文献,只查到氢气对葡萄膜炎有改善作用。没有找到氢气能治疗青光眼的文献。


青光眼主要危险因素是病理性眼压增高。增高的眼压通过机械压迫和引起视神经缺血两种机制导致视神经损害。青光眼眼压增高的原因是房水循环的动态平衡受到了破坏。

 

原发性青光眼原因不明。先天性青光眼是由于胚胎发育异常、房角结构先天变异所致。继发性青光眼是由于某些眼病或全身疾病干扰了正常的房水循环而引起的,如继发于眼外伤、新生血管异常、虹膜睫状体炎、糖皮质激素应用等,其致病原因均较为明确。冯小玉的青光眼是继发性的。


此文仅仅是记录一个偶然个案,并不能由此得出“氢气可以治疗青光眼”的结论。青光眼如何治疗,建议还是要到医院,看专科医生。


关于氢气和健康以及疾病的关系,徐克成教授反复说:研究氢气,我们只定位于“康复”,不是“治疗”。能否成为“治疗”手段,需要按照规定的程序,进行规定的试验和考核。目前,在“处理”疾病的全过程中,氢气不是“主力”,是“辅力”,不是去“占台”,而是“护台”,更不是“拆台”,而是“补台”。但鉴于氢气对我们身体各个系统都有良好影响,其价值不容忽视。正如著名氢气生物医学专家孙学军教授所说,”没有氧气人活不了,没有氢气人活不好”。在“大健康”概念中,氢气承担着对生命全过程全面呵护。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声明:此内容转载自《广东徐克成关爱健康》,目的在于传播氢知识,如若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