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会傅达仁

2019-04-15 17:49:49 120
 徐克成 广州复大肿瘤医院 3月18日
台湾访“氢”之旅:相会傅达仁


2018年3月6日,是我们大陆赴台湾访“氢”之旅一行到达台北的第二天。在毗邻的台大医院的潓美康复体验中心,我们十分紧张又十分兴奋地与一个个经过“氢+2康复”后起死回生的患者访谈。 更让我们十分兴奋又十分期待的,是访问了台湾资深媒体人、体育主播明星傅达仁。


海峡两岸绝对著名的人


傅达仁在海峡两岸,绝对有名。他曾是台湾篮球高手,兼教练,赢得亚运银牌,播报NBA等大小赛事万余场,主持过台视综艺节目《大家乐》,荣获优良综艺节目奖金钟奖。在1990年北京亚运会上,他和大陆著名体育主播宋世雄同场解说比赛,1991年除夕夜,傅达仁携妻子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表演串场节目“山东大实话”。他那精妙文词,倾倒了无数“粉丝”。



傅达仁有名还在于他是抗日英雄后代。父亲傅忠贵是国民革命军少将,山东长清人, 1938年,在抗击日本侵略者中战死在山东黄河边。 母亲也很早过世的傅达仁从小就是孤儿,颠沛流离,到处流浪,后被宋美龄收留,15岁时来到台湾。


他是一个有中华民族血性的人。傅达仁说,李登辉改变历史、消灭历史,拿“中华民国”身分证、拿“中华民国”礼遇,是“二鬼子(指汉奸)” 。 他大声疾呼:打倒这种卖国假鬼子!


近年,傅达仁更是在台湾成为传奇人物,这是因为他——


一心期望亲身践行安乐死,又神奇般地被安乐死“退”了回来! 


患晚期胰腺癌,申请安乐死

8个月前,83岁的傅达仁患上胰腺癌,3个月内,进院10次,开刀6次,身高180公分的他体重从74公斤瘦到58公斤,坐、卧、站都不行,不能吃饭,鼻胃管、导尿管一堆管插在身上,痛苦不堪。他向台湾地区领导人请命,建议订立“得不治之症者安乐死法案”,“若法案能通过,我愿身先士卒接受安乐死”。他并打算把原定举行的新书发表会改成生前告别追思会


台湾当局没有满足他的要求。他找到全球唯一为国际人士提供安乐死Dignitas (尊严)服务的机构,如愿成为合格会员,亲赴瑞士, 获得有安乐死立法的瑞士安乐死“绿卡”,准备2017年12月第二次赴瑞士实施。



2017年11月19日台湾《联合早报》报道: “取得安乐死许可的傅达仁‘要回家了’”——


傅达仁和儿子傅俊豪一起上节目,傅达仁坐在一旁搭着儿子的肩,温柔地问:“我走了你安心吗?”他听了,久久无法言语, “爸爸,我爱你!”傅达仁非常激动, 也回应,“儿子我爱你。”

他延缓去瑞士了

2018年1月27日,台湾媒体报道——


<section class="" style="margin: 10px 0px; padding: 15px 20px 15px 45px; max-width: 100%;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2.39px; outline: 0px; border: 0px currentcolor; color: rgb(62, 62, 6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ackground-image: url(" wx_fmt="jpeg");" background-color:="" background-position:="" background-repeat:="" word-wrap:="" break-word="">

84岁知名体育主播傅达仁罹患胰脏癌末期,为求安乐善终日前远赴瑞士已取得“绿灯”过关,原定本月底飞往瑞士执行安乐死,也选定穿大红西装迎接“喜事”,但26日却因为儿子告诉他“老爸!我和晏如决定春节前结婚了!慢点走吧!”,让他决定将行程延后,留台为儿子主婚,更直呼“我无言!”

拜访傅达仁

3月6日下午,汽车载着我们一行五人,穿过孙中山纪念馆, 远远看见台湾最大的媒体中心台视大楼,再行走几条古老的街道,停在八德路3段一栋普通的公寓楼前。熟门熟路的林先生带领我们上了小小的电梯,来到3楼一间房前。门已敞开,一位高大清瘦的老人站在门边,与我们一边紧紧握手,一边说“我是台湾的宋世雄”。


他就是傅达仁!高大魁梧的身材,花白飘洒的长发,一身黑的中式服饰和加长印着白花的名牌围巾,尽管身陷重病,仍不失名扬海内外的媒体明星的风范。


我们在他家客厅内沙发上一一坐下。客厅的简陋,让我们难以相信这是媒体界一位“大咖”的家。但客厅四壁陈列的无数奖状、奖牌、奖杯,以及与台湾名流的合照,无不显示客厅主人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和崇高社会地位,而客厅正面墙边竖立的巨幅篮球明星林书豪的投篮照片,显示主人对篮球的钟情。


傅达仁和我面对面站着,眼对眼,一口气说出了我的好多“头衔”,笑着说:“一听说你来自大陆,好开心,马上上网做了关于你的‘功课’,我们是同病相怜兄弟呀!” 他拉我坐在他的身边,拿出身后一个篮球,上有他自己的签名以及林书豪的照片和签名,郑重地递到我手上,说:“这是我珍藏的宝物,送给你这位‘大家’。”他又拿起一本新近出版的著作,签上名,郑重摆好姿势,让人给我们拍照。

                                                 image.png



傅达仁向作者赠送亲笔签名的篮球和著作《“安乐善终”斗士:傅达仁诗书画作品集》。


他滔滔不绝聊起他的病。他说,他患了胰腺癌,吃尽千辛万苦。他不想让家人痛苦,也不想消耗社会资源,毅然决然寻求安乐死。谁知道,第二次到瑞士,也许是老天留念他,那边医院说:你已恢复到“不达死亡标准”。


“其实,我也不希望‘走’了,舍不得儿子和家人。最开心的是,回来后,我为儿子举行了婚礼。”傅达仁哈哈笑起来。他说:现在除了腹痛和腹泻,其他似乎好起来了。

我为他做了简单的体检,发现肝脾不肿大,无腹水,没有扪及肿块。深压腹部有压痛。他说主要是腹腔深部疼痛,估计是腹腔转移。从目前情况看来,他还未进入“病入膏肓”状态。这让我有了为他治疗的信心。当然,我需要了解他过去治疗的历史。他说:关键的转机是在近2个月。


“做过什么治疗?”我很难理解。因为按一般情况,胰腺癌到了晚期,极难有转机的。“做化疗或放疗吗?”


“化疗和电疗(放疗)做过,那是以前。近几个月,我一心想安乐死,怎么会再接受这些治疗呢!而且,以前这些治疗已经搞得我痛不欲生。”他停了一下,想了想,似乎恍然大悟,说:“唔,不是不治疗。我吸氢。从10月17日起,我每天吸氢6小时。”他看了看在座的林先生,“是林总从大陆给我送来吸氢仪。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他拉住林先生的手,说:“谢谢你。”


林先生说:“ 因为傅老师没有其他办法了。我研究氢对人体作用有7年,发现在制造肿瘤动物模型时,如果同时让动物吸氢,模型不能做成功。在细胞培养时也发现,在含氢环境中,肿瘤细胞运动减慢,细胞分裂减少。”


傅达仁说:“林总还给我送来一种‘纳米蕈’,我起初每天吃9包,后来6包。”他叫保姆从楼上取来给我看。


我说:“不要了,我知道,这是一种古小麦衣发酵产品,对癌细胞也有抑制作用。”我紧紧握住傅达仁手,说:“达仁兄,祝贺你!看来吸氢和纳米蕈对你有作用。”我打开手机,让他看上午访问病人的照片,说:“他们都是吸氢成功的癌症患者。我把林总提供的方法称为‘氢+2康复法’。无创,天然。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我邀请他到广州我的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傅达仁开心地站起来,说:“好呀!好想念大陆呀!那里有好多朋友。广州好吃的食物太多了,我要好好享受美食了。”


他拉着我们一行人的手,说:“去广州,走生存大道!”

                                                          image.png



傅达仁兴奋地拉着我们照相,说:“去广州,走生存大道!”(左起:王嫱博士、作者、傅达仁、林总)。


2018年3月16日星期五 完稿于羊城




图片关键词


1548233682405465.jpg



声明:此内容转载自《广东徐克成关爱健康》或者《氢思语》,目的在于传播氢知识,如若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