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就是“维稳”

2019-04-15 17:49:22 257
 徐克成 广州复大肿瘤医院 4月3日

癌症治疗的硬道理是患者活下来,活得有质量。在以下的《癌症康复谈》几篇中,我将讲述“4绝对”故事:这些患者患的“绝对”是恶性肿瘤(癌症或肉瘤),已经“绝对”没有好办法治疗,不采取特殊治疗,“绝对”活不下来,但最后,他们“绝对”活下来了,至少获得明显改善。他们都是践行“中国式控癌”的贡献者。

 

每个故事都是有名有姓(除非患者不同意披露), 有地点、电话、微信。必要时,可以查核。


氢分子治癌故事(1):她患了胃癌,活得好自在


胃癌治疗,说简单也简单。早期胃癌,即病变限于胃黏膜层或黏膜下层的肿瘤,在有经验的消化科医生手里,通过胃镜很容易被发现,手术切除后,5年生存率达80%以上。一般无需其他治疗。但进展型胃癌,治疗就复杂了,尤其对发生转移者,治疗十分困难。


近几个月来,我无法忘记一位作家那充满期待的眼光。那是一次门诊,一位消瘦、面色恍白的中年男士来到我的面前,郑重地递给我两本书,上面有他的签名。


这是一位来自山东的作家,从书扉页的作者介绍中,我知道,他是一位大作家。他说他刚从台湾和香港治疗回来。他患胃癌,目前腹腔广泛转移,已有腹水。他握住我的手,说:“徐教授,你是我最后期望的救星了!”握着他那瘦骨嶙峋的手,我的心一阵震颤。


我常常为类似患者的治疗而忧虑、难受和困惑。癌症治疗的目的是延续患者生命。每个人都会死亡,但不希望“过早死”,也不希望活得很痛苦。这位作家期待我做他的“救星”,太夸张了,我也不敢接受,但作为医生,救人是天职呀!


我幻想,能为这位作家朋友找到“灵丹妙药”!


本月初(2018年3月6日)在台北一次访谈,让我激动不已。


这是我们应从事分子氢研究的台湾企业家林先生之邀,赴台湾考察的第2天。


去台湾前,看天气预报,说台北“空气有些污染”,但这天,却是一片蓝天白云,加上气温20多摄氏度,不冷不热,“天人合一”,我们的心情也特别开心。


潓美氢体验中心就在台大附属医院隔壁。进了室内,刚在一张洁白的工作台前坐下,迎面就走来一位老妇人。


她中等身材,穿着传统的中式服饰,面色红润,柔和的眼睛配着壮实的面孔,透着善良和敦厚。他叫林杨月英,桃园人。我握住她的手。手掌厚实温暖。我问她:“多大年纪了?”


老人看着我,满脸是笑。陪她的男青年马上说:“对不起,奶奶不懂普通话。她今年86岁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还以为她才70多岁,年龄比我小呢!她的孙子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叠医院的资料,还有光碟资料介绍。


她是贲门下胃癌患者。2014年春节后,她开始感到吃饭时哽咽,后来吃干饭后常呕吐。5月21日在台北马偕纪念医院接受胃镜检查,发现贲门下有一隆起肿块,3~4 厘米大小,图像上显示糜烂出血。活检:低分化腺癌。同时作腹部CT,发现贲门下隆起,提示胃新生物。血液肿瘤标记CA19-9 1450单位,比正常升高近40倍。医生建议她接受手术和放化疗。


她拒绝了医生的建议。不是因为经济问题。台湾全民“健保”。她的孙子说:“奶奶怕开刀。其实我们全家也不赞同手术,因为她的心脏还装着起搏器呢。全家只希望老人安安稳稳、无痛苦再活上几年。”


经过友人建议,老人开始吸氢,上下午各吸2小时,加上口服一种称为“纳米蕈”的古米衣制剂和一种混合水果膏剂,是为“氢+2”疗法。


氢气由一种名为“氢氧雾化机”的仪器产生。机内装有特殊电极,能将纯净水分解,产生66.6%的氢和33.4%氧,无色无味。仪器能自动控制气体流量,用鼻管吸入时,流量一般为3升/分钟。吸入极为方便,就像医院内吸氧一样。老人在家一边看电视一边吸氢,悠然自得。


image.png

2014年5月21日胃镜显示贲门下进展型胃癌(圆圈内),活检:腺癌(adenocarcinoma)

image.png

2014年5月22日CT显示胃体高位右侧壁局限性胃壁增厚(箭头所指处),提示胃癌


一个月后,老人吞咽困难改善,8月份复查CA19-9 降低到307单位。医生建议口服希罗达。10月26日复查胃镜,发现原肿瘤已不见,留下白色疤痕。希罗达用至2015年5月,共用9个月,因不良反应而停药。但吸氢继续进行。每半年检查一次CT。近几次CT显示贲门通畅,原先肿瘤征象已经消失。CT等多种检查,未见癌肿转移。


                                  image.png

2014年10月26日复查胃镜,原肿瘤处肿块消失,形成溃疡(圆圈内)


                                 image.png

2016年3月22日C显示胃体高位胃壁变薄,原先增厚的范围缩小(箭头所指处),提示肿瘤被控制


更特殊的是, 血液CA19-9 逐步下降,直到正常:2014年8月,即“氢+2“治疗后2个月,CA19-9 即降至307单位,至2015年2月,进一步降至40.62单位,接近正常(正常不超过37),此后继续减低,至2017年5月,即起病3年后,CA19-9 为17.68单位。CA19-9是肿瘤标记,非常灵敏反映肿瘤存在和复发。


                             image.png

                                           血液CA19-9 在治疗后逐步下降,直至正常


我问老人平时生活情况。老人孙子说:“每天在家烧饭、洗衣、打扫卫生,忙的很呢。”我让老人称体重:64公斤。孙子说:4年前生病时体重是58公斤。我为老人做了简单体格检查,腹部未触及肿块,锁骨上淋巴结不肿大。我握住老人的手,摇了摇,感到她的手的力气好大。

             image.png

我从事消化病临床工作足有40几年了,从来没有看见一位进展型胃癌不经手术而能自在地活了4年,目前全身情况良好。我劝老人再接受一次胃镜复查,但她拒绝了,说现在吃饭睡觉精神都好,她认为“癌肿已走了”。

 

老人曾经口服希罗达,这是一种氟尿嘧啶的前体药物,主要用于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和乳腺癌,对胃癌效果有限。这位老人的胃癌不可能因为希罗达而获得如此效果。

 

那么是“氢+2”的效果吗?分子氢已被证明对癌细胞有抑制作用。虽然我们不能说完全归功于氢,但至少起了主要作用或协同作用。如果能得到进一步证明,未来“氢+2+小剂量化疗”也许可作为不能手术或不愿接受手术的胃癌(包括其他癌症)的治疗选择。

 

当天晚上, 难以入睡,我起身上网查到氢分子的临床应用的20多篇文献,发现竟对于几十种疾病有治疗作用,其中对癌症,有这样叙述——

image.png

这是一幅从美国文章上复制的图,显示氢治疗(Hydrogen therapy )可以治疗许多疾病,包括恶性肿瘤(malignantneoplasms)、心血管疾患(cardiovascular diseases)、肾炎(肾病综合征、肾病)(nephritis、nephritic syndrome、nephrosis)、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流感和肺炎(influenza and pneumonia)、脑血管疾病(celebrovasculardiseases)、慢性下呼吸道疾病(chronic lower respiratory diseases) 


分子氢可以抑制癌细胞生长和侵袭,而对正常细胞生长无伤害。其抑制癌症的机制有如下叙述:

·       减少过量反应性氧自由基(氧化应激),降下调节细胞分裂相关性关键生长因子(ERK),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从而抑制肿瘤进展和分裂;

·       MMP蛋白参与多种细胞功能(细胞增殖、凋亡和血管新生)。癌细胞过度表达MMP基因,导致肿瘤侵袭和血管新生。氢分子减少MMP基因过度表达,因此具有抑制肿瘤侵袭和生长作用;

·       氢分子能缩短癌细胞端粒酶(端粒酶是DNA的“末端帽),从而促进癌细胞凋亡;

·       氢分子能提高机体免疫功能,从而增强体内对癌细胞免疫监护作用;

·       接受放化疗的癌症患者,吸氢可减少副作用,防止血白细胞降低,提高生活质量。


    我连夜给我记挂的山东作家发去微信,告诉他我找到一种治疗晚期癌症方法,也许对他的胃癌有效。他马上回复“谢谢。我尽快回广州”。

 

(2018年3月27日星期二完稿于北京国务院二招酒店)

图片关键词

1548233682405465.jpg


声明:此内容转载自《广东徐克成关爱健康》或者《氢思语》,目的在于传播氢知识,如若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