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为天下病苍得离苦

2019-04-15 17:48:37 155
徐克成 广州复大肿瘤医院 4月9日

癌症治疗的硬道理是患者活下来,活得有质量。在以下的《癌症康复谈》几篇中,我将讲述“4绝对”故事:这些患者患的“绝对”是恶性肿瘤(癌症或肉瘤),已经“绝对”没有好办法治疗,不采取特殊治疗,“绝对”活不下来,但最后,他们“绝对”活下来了,至少获得明显改善。他们都是践行“中国式控癌”的贡献者。

 

每个故事都是有名有姓(除非患者不同意披露), 有地点、电话、微信。必要时,可以查核。


第33谈:氢分子治癌故事(3):“共为天下病苍得离苦”


一份微信

今天早晨,手机接到林先生给我的一则短信,第一句话是“共为天下病苍得离苦”,希望共同用“悲怜之心”,解除新疆的一位肺癌脑转移女教师的凄苦。我马上联想起林先生曾告诉我,用水制氢治癌,源自慈济功德会创立者证严上人“怀抱悲心”“守护生命守护爱”的心愿。


慈济志工

慈济慈善基金会是1966年证严上人创立的享誉世界的慈善组织,足迹遍洒全球。林先生是慈济忠实信徒。2018年3月7日,我们赴台访氢之旅一行到达台北的第三天上午,林先生就带着我们访问设在台北新北的新店慈济综合医院。一到医院,穿着整齐一式的黄色背心制服的志工,有男有女,年老的年少的,就迎上前来招呼,彬彬有礼,主动、热情,真是“一见如故”,“不是亲人赛似亲人”。我问什么叫志工和义工?他们说:义工不取报酬,但有衣服和饭食补贴,志工则连制服、交通费和上班时伙食均为自理。

 

林先生说,他每年都花时间在这里做志工,探望病患者,看到许多癌症患者十分痛苦,不仅癌症本身造成痛苦,严酷的治疗也带来痛苦。证严上人是他的师傅,他视师为母。他向师傅请教,这位台湾的“德蕾莎修女”说:“人伤我痛,人苦我悲”,癌症病人太苦了,“怀抱悲心,救苦救难吧。”

image.png


身着制服的慈济志工,端庄亮丽,愉快地与我们合影


两种癌的历练

也许是上天要让他在历练中求得升华,2008年,林先生被查出胃癌。40年前,他因消化性溃疡大出血,接受了胃大部切除。残存胃发生胃癌的机会比正常胃高得多。果然,2008年夏季的一天,林先生突然打量呕血、休克,他胃癌“中签”了。台湾的医院让他接受“全胃切除”,意味着以后吞进的食物没有停留,从食管长驱径入小肠。这能保持正常营养和生活状态吗?他去到日本,日本癌症中心最著名的外科专家为他做了“精细保胃手术”。他没有化放疗。正当他准备投入工作时,2009年,他的长期“鼻窦炎”又让他“中签”了,患上鼻恶性淋巴瘤,肿瘤长5厘米宽2厘米。他接受了3次化疗和27次放射治疗。

 

两种恶性肿瘤、手术-放疗化疗,让林先生的“七尺之躯”变得病残满身。他有过悲伤,但很快认识到:能打倒自己的,只是失去自信。世间万物终有尽时,壮志再筹,何须人道岁月少!他要做更多的事!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林先生不顾家人劝说,随同慈济志愿者前往赈灾。危险和艰苦,升华了他救苦救难的意志。


善人得道

老子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日本用含有氢气的水给参加核电泄漏救护者洗澡,谓能消除核辐射,预防癌症。林先生一下子领悟:氢气也许可以防治癌症?

 

积德虽无人见,行善自有天知。他决心为癌症患者,如同师傅上人所说,在“最凄寒的路上”,“点一盏灯”,“生一堆火”。

 

台湾草根出身的他,16岁开始创业建厂,28岁南渡马来西亚,32岁又来到上海,迄今已在全球建立六个分厂。作为自动机械设计专家,长期为世界十大顶级电脑和汽车企业提供配件,曾获台湾磐石奖和箐英奖。作为信鸽的爱好者,他建立了世界最大种鸽基地,培育出的信鸽,比赛时总是第一。正如世界台商协会总会长刘双全先生说:林先生办任何事,都是锲而不舍,金石可镂,世界之最。

 

他去到东京,向被誉为氢分子医学鼻祖的东京医科大学教授太田请教,自学生物学、生理学、生化学、肿瘤学基础,他将物理学知识和技术发挥淋漓尽致,很快制造出从水制造氢的“氢氧雾化机”。

 

他以身试验,每天吸氢6小时。几周后,原先虚弱的他,食量大增,体重一天天增加,面色红润了,体力增强了。他在台北、上海、北京、东京等地租房,统一格式的装修,设置了12间“临床吸氢体验中心”。朋友、朋友的朋友,生病的,不生病为了更健康的,一个个来到体验室,享受到专门人员的服务:免费吸氢、免费茶水,甚至免费午餐,为氢分子的保健作用提供了重要数据。

 

林先生在大陆建立了由多名专家和研究人员参与的研究团队,主要研究氢分子对癌细胞的作用;在著名呼吸专家钟南山院士支持下,开展了近20项单中心和多中心临床试验,主要研究氢气对呼吸系统疾病如慢性阻塞性肺部、支气管哮喘、非小细胞性肺癌的治疗作用。

 

信仰、悟性、睿智和勤勉,让林先生很快在健康领域开始了新征程。他把这一切,归功于慈济上人师傅的指点。在慈济医院大堂,他如数家珍地介绍各种展示品。面前匆匆走过的身穿洁白浆烫平整白大衣、颈项挂着听诊器的医生,缓缓地搀扶患者或推着病人轮椅的穿着粉红色制服的义工,“耳语”式的交谈和微笑写在面孔上的各种服饰的参观者,构成一片友善、慈爱的氛围。

 

林先生领我们去到“功德墙”,那里有无数捐赠人名字。我们正想去找他的名字,他笑着说:“那是应该的。回想起来,人生最快乐时刻,就是在这里做义工、做志工。”他讲得很平和,看的出,他很满足,很有成就感。


“失败者”感恩“社会志工”

我理解了:为什么前一天,有两位“失败者”在繁忙中特地来接受我的访谈,叙说“痛苦中有过快乐”的经历。他们中一位失去了妻子,一位失去岳父,都是“失败者”,但在陪伴亲人的凄苦日子里,他们感恩林先生,是林先生“帮助我们,度过格外珍贵的一段快乐时光”。

 

林先生一直是“社会志工”!

 

两位接受访谈者都是台湾有地位的成功人士。林礼阳先生是台湾地区职业高尔夫协会专教委员会会长、理事、高尔夫球教练,曾培养出高尔夫名将曾雅妮。康铭元先生是专利公司老板,业务半数以上在大陆,在两岸专利界,万事亨通,声名在外。

 

但天有不测风云——

 

林礼阳先生的妻子梁宏玲,也是高尔夫球职业教练,曾是高尔夫世界纪录创造者,2013年底,刚进入66岁,突然腰背部剧痛、厌食、消瘦、全身黄疸,被诊断为胰头癌伴肝转移。放置胆总管支架后黄疸缓解,但疼痛越发严重。林先生邀她去到的潓美台大吸氢体验中心吸氢,每天4-6小时,同时口服纳米蕈。意想不到的是,一个月后食欲大增,体重增加2公斤,腰痛缓解。她在丈夫女儿陪伴下到欧洲旅游一个月,享受各种美食,饱览异国风光。4个月后,为了“巩固成果”,医生劝她接受化疗,6个周期结束时,疼痛再起,不能进食,一天比一天消瘦,终于在起病14个月后辞世。

 

康铭元先生的岳父廖国栋先生,台湾著名企业家。2017年5月,年已77岁的廖老先生突感肝区疼痛。CT检查显示肝内多发性病变共有20多个,活检证实为胆管细胞性肝癌。CA19-9很高。林先生是他的客户。他让岳父吸氢,每天7~8小时,也吃纳米蕈。半个月后,疼痛缓解,不需用止痛药了。医生给他加上化疗。第7次化疗结束时,复查CT,发现4cm的肿瘤变成2cm,肝转移消失,CA19-9降到正常范围。老先生精神一天比一天好,头发没有掉,食欲良好,一直打高尔夫。老人自己也奇怪,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样,有那么多化疗副作用?甚至怀疑是否接受了化疗。本来第8次化疗后停止治疗,但医生认为要“乘胜追击”,几个月后,再予新的疗程。第二个化疗周期后,患者病情突然加剧,剧烈呕吐,几周后全身转移,入院后几天去世。

 

两位先生,林礼阳先生的爱妻患的胰腺癌,唐铭元先生岳父患的胆管细胞性肝癌,都是“癌王”,都已经转移,癌症都是进行性发展,现代医学基本上无能为力。他们的期望就是让亲人不要痛苦。

 

我紧紧握住他们的手,说:“医生天职就是让病苍离苦。林先生送来‘氢’,你们用好‘氢’,是乃天道酬勤!”

 

林礼阳先生说:“是呀!今天我们特地来见你们,就是想分享:氢和氢膳是个好东西,新东西,它让我们一家有过最快乐最珍惜的时光!”

 

康铭元先生说:“小小分子的氢气,给我们一家带来好多欢乐。老朋友林先生,7载辛劳,研究吸氢,这是天道酬勤,地道酬实,人道酬德。”

image.png


作者与林礼阳(左1)和康铭元(右1)先生合影


“图的就是开心“

癌症患者的“快乐时光”特别珍贵。氢分子是一种特异性体内有害自由基清除剂,能改善各种器官和代谢功能,减轻放化疗的副作用,从而提高生活质量。这对于癌症病人,就是一种贡献!

 

本文一开始讲的那位新疆肺癌患者,后来来到我院。检查发现已有脑、肝、骨等器官数十处转移,但外表看起来尚健康。她告诉我,几个月前她还躺在床上,爬不起来。2个多月前,北京的同学送给她一台吸氢机。吸氢吸了2个星期,身体就逐步好转了,能吃,能睡,没有疼痛,她说:“这次从新疆到广州,乘了5、6小时飞机,也不觉得吃力。很开心。现在图的就是开心。”


image.png


新疆肺癌脑转移患者(左和右图右2)说:“现在图的就是开心。”(右图中左1患者母亲,左2患者妹妹)


2018年4月9日始写于上海-广州万里云空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声明:此内容转载自《广东徐克成关爱健康》,目的在于传播氢知识,如若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