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炎制癌

2019-04-15 17:47:27 93

徐克成 5月6日



“也许又有

今年五一节假期,我在上海家中休假。早晨刚醒来,突然想起老王,一周前他说将于五一来院复查。我给他发信息问他颈部瘤子怎样了。2个小时后,他回信息连说“感谢不尽”,说病情:颈部共有三个“头”(转移淋巴结),其中一个已消退,另两个在滲血,在逐一消退。他说:“教授,也许我又有救了!”

 

我马上问他:“吸氢了吗?”

 

“当然,这是最重要的。”他肯定地回答。

 

老王的肺癌真是一波三折。2017年1月2日上午,他走进我办公室,递给我一张化验单和一叠CT片,连说:“这是真的吗?真的吗?”

 

化验单显示肿瘤标记CA153 已降至正常范围内,CT上原先左肺肿瘤已不见,报告书上写到“未见明显肿瘤证据”。

 

老王是我的江苏老乡,肺癌已八年。经靶向治疗后一度好转,但两年前复发了。2016年8月来我院先后接受冷冻消融、胸腔镜手术和非特异性免疫治疗。他回到老家休养,定期去上海检查。上述化验单和CT片均是上海胸科医院检查的。

 

老王患的是肺腺癌。肺癌的特点是“异质性”,就是癌细胞群里有很多不同基因型。老王肺癌在今年又复发了。很奇怪,肺内肿瘤未再长起来,颈部淋巴结却生癌了,就是淋巴结转移。实际上这是重新长出的另一种肺癌。转移长得很快,初始黄豆大,不到一个月就长到花生米、核桃大小。他的颈部像被肿瘤“冻结”住了,转动都很困难,局部疼痛不已。

 

老王很惊慌,几乎每天都来找我,见面时双手合拍,说:“救救我呀,哪怕让我再多活8个月。”他2016年来我院时,有人估计他只能活8个月。现在已存活18个月了。

 

我发现他左侧颈部红肿发亮发热,炎症很明显。于是我为他借来一部“氢氧气雾化吸入机”,让他每天至少吸氢4小时。希望用氢控制炎症,进而控制癌症发展。如今,他说局部的“头”已消退。我好高兴!


最近我在温习有关氢分子与炎症的文献。老王颈部淋巴结转移受到控制,让我想起不久前上海的两位颇有身份的受访者,向我们述说的近乎神奇的经历。




董事长的欣慰



3月16日,在上海嘉定一间一尘不染的会议室里,我们接待来自上海及临近地区的“氢体验者”。

 

张先生(化名)是上海一家规模不小的国企的董事长,首先接受访问。他说:“我不是癌症患者,但作为癌症患者的丈夫,几年来,我一直与我太太一起,不仅承受癌症之苦,而且承受了治疗之苦!”他讲了太太智女士患病的惨痛经历——

 

2004年3月23日,他的太太感觉牙根处有点胀痛,去医院检查发现左侧下翼颌韧带区有一个很小的肿瘤;2004年3月31日上午在全麻下行左侧翼颌韧带区肿块切除,活检为腺样囊性癌,术后放疗25次,共5000cGy;2008年3月复发,接受化疗32次,共6400cGy;2012年10月23日因为肿瘤复发加张口受阻只有1厘米,再次手术将左下颌骨切除;2014年7月11日因下颌切除后吞咽功能丧失、吃东西呛咳,急诊做了胃造瘘;2014年7月18日起吃中药,至2015年10月肿瘤复发,停止使用中药;2015年10月头颅MRI显示40´17毫米脑转移;2016年2月20日接受碘125粒子植入11粒,病情改善;2016年3月5日病情加重,同年5月16日接受碘125粒子植入23粒,10月19日再接受碘125粒子植入30粒;2017年5月18日又接受碘125粒子植入25粒。从2016年2月至2017年5月,在头的左侧不同部位先后接受碘125粒子植入共计89粒。

 

张先生讲得很慢,十分详细,细化到哪一天的上午还是下午,甚至几点钟。他本来是坐着的,讲到此处他站起来,眼睛泛出泪花,声音提高了说:“我太太太痛苦了,头痛,身痛,麻、痛、胀,讲不清的难受,只要醒过来,就说生不如死。多瑞吉贴剂及吗啡止痛一直使用,开始有效,后来没有效果了。2017年8月31日开始接受艾坦靶向治疗。我们对这新型治疗充满期待,谁想到,此后的36天里,我太太经历了更加凄厉的过程:几乎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相反,让她受了‘二遍苦’吃了‘二茬罪’:新增双手指头疼痛,一天重似一天;左侧病灶处的眼睛、耳朵不断流脓;左眼看不见了,左耳也听不到;口腔溃疡加深;疼痛愈来愈重:手指头痛、左耳左眼处痛、胃造瘘处痛。2017年10月4日晚上8点30,我太太突然诉说疼痛加重、心跳加速, 急查查CT,发现肺部大片炎症……艾坦副作用太大了,不仅引起‘无菌性炎症’,又促发了感染!”

 

我让张先生坐下,示意秘书为他倒了一杯热茶。

艾坦又叫阿帕替尼,是一种小分子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主要用于晚期胃癌和食管鳞癌。张先生讲的“无菌性炎症”和促发感染,是否是艾坦的不良反应,不敢肯定。

 

他说:“在治疗期间身体上的所有伤口炎症都加重,医生都望而生畏。无奈之下,2017年10月5日,停用艾坦。医生做了N次会诊,从我的太太咳痰和面部伤口脓液中先后培养出多种细菌,一个比一个“耐药”,用了各种抗生素,一种比一种“高级”,但高热不退,疼痛不减。我的太太哭着,闹着,坚决要求出院回家,否则要……

 

做医生半个多世纪,见过无数生与死。面对绝望的自己又无力挽救的患者,我常常感到愧疚、痛心、难忍。看到张先生那神态,我又十分敬佩:这是一位多么称职和善良的丈夫呀!

 

现场沉静了好一会,似乎大家都在希望减轻张太太的痛苦。张先生说:“在这个时候,除了满足她的要求,我还能做什么呢?”

 

2017年7月8日,张先生的太太在家中开始使用潓美的氢氧雾化治疗,起初每天吸入2-3小时,以后逐步延长吸氢时间,到2018年1月22日,每天吸氢气达5个小时以上。没有静脉输注抗生素,只是从胃管内注入研碎的左氧氟沙星。神奇的是,一周后,伤口流脓少了,咳嗽减轻了,体温下降了,手足伤口疼痛大大减轻了,也停止使用止痛药了。直到2018年2月24日的晚上,患者面部伤口血管破裂大出血死亡。

讲到这儿,张先生显得冷静了。他看着我们,说:“我很感恩这个‘氢’,它让我太太,和我、我的子女一起,没有太大痛苦地度过了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

 

张先生起身和我们在座的一一握手,我说:“谢谢你,董事长。你让我们做医生的,知道了我们应给患者什么最恰当的治疗。”张先生说:“我要感谢你们。你们这些专家,特地来访问我,说明你们不断在创新,在寻求最有效的方法为患者解除痛苦。我的太太离开了,但我希望其他患者的治疗少走弯路。”说着,主动要求与我们一起照相。


image.png

张先生(右)说:“从我太太的经历,我体会到,癌症治疗是多么大的挑战。谢谢你们,患者需要你们这些不断追求的专家。”



行长的快乐




另一位受访者是一位银行行长蔡女士。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让人一看到就想到看上去不到40岁,但她说“奔过半百”了。一见面,她就说自己没有患癌症,但困扰她多年的鼻腔流脓胜似癌症的折磨。

 

她患的是鼻窦炎,虽是“小病”,但炎症就是治不好。每天,嘴巴、鼻子都有流不尽的黄浓痰,起床就要吐痰十几口。作为一行之长,面对客户和下属,往往工作期间,鼻腔内黄色脓鼻涕不由自主流出来,好难堪,好痛苦。她接受了各种“消炎药”,有抗生素,也有激素,有滴鼻的、雾吸的、口服的、注射的,就是没有效,即使暂时有效,很快就复发。而且,稍微受点凉,就感冒。“十多年呀!每天流不完的脓鼻涕,三天两天就发的感冒,弄的我全身是病,心情极度的坏。”这位美女行长回忆起这些,眼中泛出泪花。

 

她获得一台“氢氧气雾化吸入机”试用。潓美的林总又赠送“氢膳”让她口服。她说:“吸了十几天,脓性鼻涕少了,再用了十几天,竟然没有了。想不到,鼻窦的炎症,那么多药没有效,小小的氢气为我解决了。我好快乐好感激呀,真是老天相助。谢谢,感谢不尽!”


蔡行长好快乐,笑着说:“我还在做另一试验。你们看,我的左脸皱纹是否比右脸要少,左侧癍比右边少,左脸比较紧实?我每天用氢气对着我左脸吹呢!”




氢气抗炎




我家乡的老王和上海两位受访者的经历,在我心灵中鼓荡回旋,久而不已。

 

对于我们这些靠读文献工作的人,似乎难以想象。上海的两位,都是领导,都是有文化有素质有资格有地位的人,带着感恩讲述他们的故事。氢,这个平时处于几千米高空的小分子,确确实实具有潜在神奇的“抗炎症”能力。

 

炎症,就是平时所说的“发炎”,是机体对于刺激的一种防御反应,表现为红、肿、热、痛和功能障碍。炎症,可以是感染引起的感染性炎症,也可以不是由于感染引起的非感染性炎症。通常情况下,急性炎症是有益的,是人体的自动的防御反应,但慢性炎症,常是有害的,可引起许多慢性疾病,尤其是癌症。


image.png

癌细胞是正常细胞,在自身遗传缺陷或微环境影响下,复制过程中基因突变而形成的叛徒。癌细胞产生数=细胞分裂次数X每次分裂产生突变基因数。因为炎症,器官细胞损伤会增加,细胞分裂次数增加,细胞突变发生也会增多,癌细胞形成即增多。控制炎症有助于控制癌症。

 

与癌症发生发展相关的慢性炎症可由以下因素引起:(1)环境致癌物,例如烟草、石棉、甲醛、亚硝基化合物、黄曲霉毒素等;(2)微生物感染,例如幽门螺杆菌、乳头瘤病毒、乙型和丙型肝炎病毒;(3)不良生活方式(肥胖);(4)异常免疫,例如自身免疫性肠病、红斑性狼疮;(5)化疗和放射治疗;(6)肿瘤本身炎症。

 

许多实验研究了氢气抗炎症的机制。 在对脑损伤模型研究中发现,氢气可降低促炎性细胞因子的表达;应用酵母多糖诱导的全身性炎症反应动物模型,发现吸入氢气能减少多脏器损害、提高小鼠存活率,这种作用主要由于其减少血清氧化损伤产物、肿瘤坏死因子(TNF-α )产生,以及降低促炎细胞因子 HMGB1 水平;细胞及动物实验均证实,氢气可抑制细胞外信号调节激酶(ERK)磷酸化,降低 氨基末端激酶(JNK)等因子表达,同时防止磷酸化的 ERK 从细胞质移位到细胞核,从而减少炎症介质的表达,减轻炎症反应;在缺血再灌注肾损伤研究中,也发现氢可以逆转再灌注损伤后许多与炎症相关因子表达,从而发挥肾脏保护作用。


不管哪种机制,看来氢气可以通过发挥抗炎症效应,减少炎症因子的释放,发挥抑制肿瘤发生、进展和转移的作用。当然,这需要更深入的实验研究证实。

 

2018年5月6日星期日完于珠江之畔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声明:此内容转载自《广东徐克成关爱健康》,目的在于传播氢知识,如若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