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治“未病”

2019-04-15 17:46:39 55
 徐克成 广州复大肿瘤医院 6月5日

癌症治疗的硬道理是患者活下来,活得有质量。首次治疗是“消灭”肿瘤,当然重要,但治疗后康复,对于延续患者生命具有极为重要意义。治疗和康复应遵循“ABC原则”,即有效(available,A)、简单(brief,B)和便宜(costless,C)。我讲的每个故事,虽然不是标准“循证”,但我遵循“真实”,一定是亲自看到、问到,都是有名有姓(除非患者不同意披露),有地点、电话、微信。必要时,可以查核。


 神奇治“未病”

“治未病”


癌症治疗或干预,最好的时机是癌细胞未形成和刚形成时,正如一首古诗(《后汉书·丁鸿传》)所云:“若敕政责躬;杜渐防萌;则凶妖销灭;害除福凑矣”。

 

癌细胞是体内正常细胞变化而来。在各种内部和外部因素的长期作用下,正常细胞发生突变,并逐渐累积,最后形成癌细胞。这是一个长期的、渐进的多阶段的过程,先是发生异常增生,然后是形成癌前病变,再发展为原位癌、早期癌、再到浸润癌,直至淋巴结转移和远处组织器官转移(图1)。这个过程通常需要10年、20年30年,甚至更长时间。


image.png

图1  癌症发生和进展的过程


对于已患癌症并已接受“有效”治疗者来说,预防复发和转移最为重要。复发可以来源于残存癌细胞和循环癌细胞;原先存在的休眠癌细胞,特别是癌干细胞,或重新生长的癌细胞(图2)。复发的过程取决于不同的来源,可以短至几个月,也可以长达几年或数年。


image.png

图2  癌症复发的来源和过程


早在两千多年前,《黄帝内经》就提出“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阻抑异常增生和癌前病变,预防原发性肿瘤,或者预防已治疗癌症复发,阻抑残存的或休眠的癌细胞,就是“治未病”。


患“未病”的女士


一个多月前,L教授来电话,除了寒暄话,说“小孩子遇到麻烦”,要我一定帮帮她。L教授是广州一间著名大学著名医院的著名教授,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为他办事责无旁贷。 几天后上午,L教授来到我院。他讲的小孩子是他的儿媳Y女士。她那神态,那面容,那语言,真是如诗所云,“愁山闷海    忧愁如山”。

 

Y女士患左侧卵巢癌。去年12月接受手术,切除了子宫和附件。术后诊断:卵巢腺癌IA。最近3个月,连查3次肿瘤标记,都升高。最近一次检查,血液CEA 13.7 微克/升,CA19-9 47.4 单位/升,分别比正常范围的上项高出3倍和27%。

 

肿瘤细胞产生和释放的某种物质,常以抗原、酶等代谢产物的形式存在于宿主体液中,测定这些“肿瘤标记物”,可以诊断肿瘤或判断肿瘤进展。CEA叫癌胚抗原,CA19-9 叫糖抗原19-9,能检测许多癌症。对于患过癌症的人来说,这些标记升高意味着复发或即将复发。

 

Y女士的肿瘤标记升高,虽然有可能是正常“变异“,但在癌症患者,应考虑是肿瘤复发,或者体内有残余癌细胞,特别是原先存在的休眠癌细胞,也可能新生了另一种癌细胞。在手术前,她的CEA和CA19-9 均无异常,而这两种标记升高一般见于消化系统癌症,例如肠癌、胰腺癌。她接受了包括PET-CT、胃肠镜等检查,均没有查到肿瘤。但这些标记的异常可发生在临床检查出肿瘤前半年甚至多年。也许就是“未病”的癌症?

 

这无疑在体内埋下了“定时炸弹”!

 

“小孩很痛苦,主要是心苦。”L教授苦笑了一下,显得好无奈,“她不想化疗。真是进退两难呀!”

 

我说:“那就等待,随访。”我也很无奈。我知道,这种“标准化”的回答,肯定不会让他们满意,否则,怎么会不去他们自己那家著名医院,而屈尊找来我院呢!

 

果然,L教授不满意我的“标准话”,说:“老朋友,今天我们来是想听听你的‘实话’的。”他肯定读过我的《我对癌症患者讲实话》那本小书。

 

“徐教授,看你的精气神,你肯定有绝招!你写的《康复每日谈》被许多人看成是圣经。” Y女士说话了,充满了期待,“你讲的‘氢气’可以试试吗?”

 

她的话提醒了我。“氢”对她可能有帮助,至少没有任何害处。

 

我接触氢已有2年,先是饮用富氢水,后是吸氢气,目前似乎形成“依赖”了。

 

L教授说:“小孩就想跟着你抗癌!”他笑了,说看过我写的另一本《跟着我抗癌》的书。

 

我说:“正确说,不是‘抗癌’,是 ‘控癌’。” 控癌不仅是消灭癌细胞,更重要是“改造”。让癌细胞不生长,不乱跑转移,首先要改造“微环境”。

 

许多研究证明:氢分子能改造微环境。

 

如果说,化疗是治疗像Y女士那种“未病”的“正道”,而氢气,可能就是“弯道”或“旁道”。我们可以“弯道超车”,或者“换道超车”。

 

我建议:如果她愿意,可以吸氢。我说:“一边看电视、看手机,一边吸氢吧,就当‘治未病’。”

 

我建议她“吸氢”,因为与其他摄取氢气的方法相比,氢吸入能产生快速效应。有报告, 60公斤体重的人吸入2%的气体,24小时内氢饱和量比口服饱和富氢水高104倍或更多。在一定范围内,血液内氢浓度呈剂量依赖性,即吸入愈多,血液内浓度愈高,进入组织内氢也愈多。

 

有研究表明,氢分子的生物学效应与组织内氢浓度呈正相关。氢气吸入后约30分钟在血浆内达到最高水平,停止吸入后约60分钟返回基线。因此,吸入的氢气浓度应高。我国有快速产生含66.7%的H2和33.3%的O2混合气体的氢氧气雾化机问世,已被国家批准为创新产品。该机十分安全,可持续使用。我要求她每天吸氢2-4小时,因为在其他患者获得的经验显示,氢对癌症的抑制作用似乎有一临界点,大约发生在累计吸氢80-120小时以后。


“未病” 初消


作为癌症患者,我一直把癌症患者看成是在同一战壕内共同抗击癌魔的战友。Y 女士和L教授离开后的半个多月里,他们那忧虑和无奈的神情,不时在我眼前显现,我也不时担忧:氢气有无效果?

 

5月25日,星期四,晚上9时许,我刚结束北京的一次聚会,突然手机响了,是Y女士的微信:“ ……吸(氢)了半个月,感觉非常好,昨天的化验结果显示都正常了,……真没想到它有这么神奇的效果 ……非常感谢。”(图3)。同时发来三张照片,显示目前检查的结果:CEA 3.3 微克/升,CA19-9 18.8 单位/升,完全正常。


image.png

图3  Y女士微信


当天夜里,我难得的失眠了。明天将为北京大学的一个博士班授课,作为备课,下午曾经与北京几位专家朋友讨论“什么是创新思维”,不约而同提到“氢”,例举2007年著名杂志《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上的 一篇文章,该文报道分子氢对大鼠脑梗塞模型惊人治疗效果。大家共同思考了一个问题:出现在元素周期表的左上角,表示为第一“小” 的H2,长期以来仅仅被用于“氢气球”,独独被日本太田教授研究,发现它具有广泛生物学意义,并由此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这不就是创新吗?

 

我为癌友Y女士高兴。如果氢气治疗是创新,这就是创新的成果!

 

2天后,我给Y女士发去微信,要求她再次证实“效果”。做医生做老了,就希望得到的结果是“最真的”。

 

Y女士很快回复,再次证实:“……化验结果都正常,真的好神奇 ……”(图4)。


image.png

图 4  Y女士再来的微信


Y女士“治未病”取得“神奇”效果,虽然是个案,需要进一步试验,但根据我对其他类型癌症患者所作访谈,结合文献,她的这一结果,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氢很神奇


氢确实很神奇。从大处说,氢为太阳的融合提供动力,小处说,氢分子几乎是身体每个分子的一部分:DNA、蛋白质、糖、脂肪。人体内的氢主要与碳、氧和氮结合。它是线粒体内ATP产生的关键。 我们对氢的生物学研究还处在“婴儿”期,但严格的科学研究告诉我们:氢气不仅具有在细胞水平上起作用的能力,还能穿过血脑屏障,进入线粒体,直至进入到细胞核内。

 

氢分子能抑制癌细胞,一般认为系缘于其抗氧化和抗炎症作用。体内最强大和最毒的氧化剂有·OH 和 ONOO-,能作用于核酸、脂质和蛋白质,引起DNA受损、脂质过氧化和蛋白变性(图5)。吸烟、大气污染、化学物、精神压力、炎症等,通过诱导这些过氧化剂,促发细胞突变,引发癌细胞生成。H2是这两种氧化剂的特异性清除剂。


image.png

图5  自由基的生成及其危害(损伤DNA)


日本有人说氢对67种疾病有效;美国一位学者发文说:氢分子可改善至少170种健康不良状态和疾病;还有一位美国专家说:美国十大死亡原因中,除了自杀和交通意外,氢气均可予以改善。

 

著名呼吸病专家钟南山院士认为氢气的应用让疾病的治疗“前移”,具有病因治疗意义。他讲的就是“治未病”。Y 女士的“神奇效果”,就是例证。

 

著名氢气研究专家孙学军教授认为:氢气“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可以“让所有可能有效的疾病和问题成为可研究的内容”。他不无夸张的说:一种经济实惠、安全有效的疾病治疗手段,不影响世界,怎么说得过去?

 

网上传孙教授曾说过:“氢气有效,必须任性”!虽然有点“网络味”,但值得欣赏。

 

(2018年6月1日星期五完稿于复大书屋。)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声明:此内容转载自《广东徐克成关爱健康》,目的在于传播氢知识,如若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